半熟童話【大人不"×ㄖ""×ㄌ"ㄋㄥˊ來】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15, 03:50 PM - 半熟童話   (同類別文章列表)
Posted by Administrator

昨兒個吃完中飯、在理院國際會議廳、看見一條小蛇…

是隻眼鏡蛇、約莫一尺多長,雌雄我不會分、反正也不重要…

早聽得我們學校蛇類特多、但從來只是耳聞,六年了連影子也沒看過…

卻沒想在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三十一日給我撞見,除了驚奇、也沒別的說了…


擔心牠給人踩、給人打、給人抓去吃、給人抓去賣,於是夥了些人將牠抓起…

打了電話給生物系的老師、請他派人來帶走…

很快一位同學來了、將蛇裝入袋裡、就要離開…

問及小蛇將來的命運?他說量量身長、測測體重、算算年紀、健康就野放…

放下了心,小蛇是健康的、我很確定…


原以為事情就是如此,我走我的陽關道、牠過牠的獨木橋,此後兩不相干…

但這不過是開端而已…


今兒個計中更換電力設備、需要一個工作天的時間…

換言之、我們生活在一整天都沒有網路的孤獨世界、於世隔絕著…


這是個很寂寞的景況,百無聊賴的一名男子坐在電腦前發著呆、樂音不斷響著…

他的手敲打著鍵盤、卻不知在敲打些什麼?只是想要有點事做吧…


右手抓住了滑鼠、習慣性地移到瀏覽器圖示…

明知沒有網路、卻還是下意識地雙擊執行,有點可悲的習性…

首頁位址設定在"about:blank",可想而知地、畫面該是空白一片…


但事實不然,原本該是純白的畫面、出現一團黑褐色的物事…

初時看不真初,鏡頭慢慢慢慢地拉近、一條眼鏡蛇蜷著尾巴昂首吐信著…

週圍的空白換成叢林,響著的樂音被硬生生切斷、換來風聲及蛇吐信時的嘶嘶聲…

遠方還有喧鬧聲傳來,我沒有反應、只是被這景象嚇呆…

難道是網路可以用了不成?這個網站又是哪兒來的?


『您好、我是不老蛇…』,在我還來不及思考的當爾、眼鏡蛇竟然口吐人言?

「喔、你好…」,在沒有理智的情況下、我下意識地回了話…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竟然跟電腦裡瀏覽器出現的眼鏡蛇對話?感覺可笑…

『別擔心、您並沒瘋,我的確存在、的確跟您說話,還有、我不是眼鏡蛇而是不老蛇…』

天啊,這蛇不只會講話、還會"他心通",什麼世界啊?


「請問有事嗎?」,知道這蛇的神通後、我的態度變得謙恭許多…

『是這樣的、為感激您昨天的搭救之恩,邀您來我們的世界玩玩…』邊吐信著牠說…

什麼嘛、浦島太郎的龍宮故事嗎、有這麼扯的事?心下打著疑、我還是回話…

「啊、您是昨天那隻小眼鏡蛇?」、這回用"您"稱呼,真是見風轉舵的傢伙…

『是的,不過容我再糾正您一次、我是不老蛇,只是長得很像眼鏡蛇而已。』

「抱歉抱歉,只是您跟眼鏡蛇實在是太像了、我對這方面研究不深,因此多有得罪…」

『請您不必多禮,事實上我們跟眼鏡蛇一模一樣、只是不老而已,也沒人看得出…』

牠吐吐舌頭,:p,原本人做來很可愛的動作、我看牠做卻有些害怕…


『對不起、我嚇著您了、吐舌頭只是習慣,請您不要介意…』牠還是吐著舌頭…

「喔,沒關係、我知道的,我能請教您們的世界是什麼世界嗎?」

我畢竟有點害怕、牠的世界也許就是一堆不老蛇,餐點是老鼠和青蛙,那能去嗎?

『哈哈哈,這您不用擔心、我們的世界不是一堆不老蛇,更不會招待您老鼠青蛙當餐點。

還有請您稱呼我小六,您用敬語、我受不起…』

小六的笑容是張大了嘴的笑,真的張得很大很大…

『事實上,我們的世界正如我的名字一般,是個"不老"的世界,或許該說是一個沒有老的

世界,因為我們的世界還是有人會變老,只是如果老了就無法繼續留在我們的世界。而

我的任務就是負責引渡人們在兩個世界穿梭或各個世界悠遊…』

「悠遊各個世界,Browser (瀏覽器)?」聽到小六的任務、我直覺地想到這字…

『是的、那是我國外的名字,我的任務不分國界、因此有許多名字,事實上如果您去查字

典的話,Browse有嫩芽嫩枝的意思、一樣是"不老"!』


「那倒是有趣,那麼我該怎麼到你們的世界呢?」

『請跟我來…』

小六轉身向後、向著叢林茂密的地方而去,螢幕上景色隨著小六變換著…

我四周的燈光熄了、只螢幕亮著,喇叭傳來的風聲依舊、而喧鬧聲是漸行漸大…

叢林裡別有洞天,一棵直上雲霄、幾萬人合抱也圍不起來的大樹出現眼前…

我看傻了眼,因著這樹的巍峨…


在我傻眼的同時,小六在一邊與一個有翅膀約七吋高小女生爭執著…

【小六、你怎麼可以帶一個大人來?】小女生顯然對我的到訪極不滿意…

『可是、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嘛,沒有他我現在不知怎麼了…』小六急忙辯解…

【不管他是誰、救了你幾條命,規定就是規定,沒得說嘴!】小女生很堅持…

『牙牙,妳該知道、我們不應該像那些蠻橫不講理只講規定的大人一樣不知變通啊…』

【對、我們不該,但他就是那些"蠻橫不講理只講規定的大人"其中之一、你知道嗎?】

『但他雖然是大人、可是心地善良,應該不是蠻橫不講理的人啊…』

【不管怎麼、我說不行!】小女生雙手交叉擺在胸前、氣呼呼的模樣…


我走到小六與小女生身旁,那兒有個門、門上頭橫掛著個招牌、寫著--

《大人不"×ㄖ""×ㄌ"ㄋㄥˊ來》

那個××是畫在ㄖ和ㄌ的上頭、顯然是寫錯注音又改的…

有個問號模樣的洞"?"在門上、像是鑰匙孔,只是這鑰匙究竟長什麼樣子?

聽小六說他們的世界裡沒有老人、只是我沒想連大人都容不得…

『對不起,不能帶您進去玩了,牙牙不給您進去…』小六垂著頭說…

「沒關係,大人有不給小孩進入的世界、小孩自然也有不想讓大人污染的地方…」

邊說著、我邊苦笑著,因為我真的很想進去看看這樹裡是什麼光景?

『等等,請您再笑一次給我看看…』小六突然昂起了頭、發現新大陸似地說著…

我擺了一個極不自然的尷尬笑容、僵在那兒,小六左右擺著頭地看著我…


『牙牙、牙牙、妳快來看,妳不能不讓他進去、他還是一個孩子呢…』小六嚷著…

我的笑容還是僵著、二十五歲的我不算是大人?這誰會相信呢…

【少騙人了,他這麼大個兒也算是小孩子?那我不就算不存在了?】牙牙噘著嘴…

『是真的,妳是牙仙子、妳自己來看他的牙…』小六的頭愈擺愈快、很興奮似…

叫牙牙的小女生飛來湊近我笑僵的臉、我的尷尬更甚了…

雖然小時候參加過美齒寶寶、但長大後卻疏於整理的一口黃牙…

加上左犬齒多生了一顆、暴出來的虎牙,就這麼攤在可愛小女生的面前、真是…

【嘴張大點我看看…】

小女生在我眼前飛著、我可以感覺到她透明小翅拍來的風,還是張大了嘴…

【嗯、真稀奇,這個人都這麼大了卻還有乳齒呢!】牙牙停在我鼻前三吋的半空中說著…

原來我的左犬齒不是多生的、而是之前的乳齒並未掉下來…

『是嘛是嘛,在我們的規定裡、還有乳齒的人就算是孩子,所以妳不能不給他進去…』

小六一副勝利的姿態,身子昂得更高了…


【好吧、他可以進去,但是依規定他必需接受智力測驗】牙牙翩然地停在我左肩上…

『當然當然,這個沒什麼問題…』小六答道…

我把笑僵的臉整整、把快要流出來的口水吸回去,等著接受所謂的智力測驗…

【第一題、失火你會想到什麼?為什麼?】牙牙問…

「失火就想到消防隊,為什麼應該不用說明吧?」我對這答案很有自信、小六只是搖頭…

【第二題、吃飯你會想到什麼?為什麼?】還是一樣的聯想題…

「吃飯就想到拿碗筷、要不怎麼吃呢?」小六的頭搖得更急了、不是興奮的那種搖法…

【第三題、紅色你會想到什麼?為什麼?】怎麼都是這種問題嗎?我心裡想著…

「紅色就想到鮮血、因為血是紅色的…」答案才出口、小六的頭登時垂了下去…


【他是個白痴、思想僵化、而且還有暴力傾向…】牙牙提出了測驗的結論…

天啊、智商110、思考天馬行空、愛好和平的我竟然給人這麼評價?

【失火要找消防隊是白痴也說得出、吃飯一定用碗筷更是無聊的禮教、紅色只會聯想到鮮

血一定是嗜血的人,我看我們得幫他調整調整…】

邊說著、牙牙開始扭著我的左耳、而小六也爬到我右耳上轉著…

『左耳是智慧、右耳是年紀,正轉是增加、逆轉是減少!我們來幫您調調…』小六說道…


我的身子開始變小、差不多只剩一公尺的高度…

而我感覺我的腦子正逐漸地清明,數論、浮力理論、運動定律、…、開始離我遠去…

我竟然沒有問他們是怎麼做的、只覺得一切合理之至,理所當然、沒絲毫的神奇…

對於"魔法",沒什麼不思議的、不是?


我開始回想牙牙問我的問題、失火想到熱、熱想到太陽、太陽想到天空、天空想到雲…

雲想到棉花糖、棉花糖想到蛀牙、蛀牙想到牙醫、牙醫想到刷牙、刷牙想到漱口…

漱口想到水、水想到河流、河流想到海、海想到鯨魚、鯨魚想到小島、小島想到椰子樹…

椰子樹想到椰子、椰子想到勺子、勺子想到北斗七星、北斗七星想到牛郎織女…

牛郎織女想到七夕、七夕想到情人節、情人節想到巧克力、巧克力想到吃不下飯…


沒個完了的想法不斷地湧入我的腦中,但我的腦子卻沒有爆炸的感覺…

反而是不斷地擴張擴張、直到把所有東西串成了一串…

貓等於狗、男人等於女人、大人等於小孩、黑色等於白色、小丑等於蟑螂…

天下為公、世界大同嗎?孩子沒這種想法、他們只是不知道什麼叫"階級"…


楞了有好一會兒、我才想起身邊還有牙牙與小六在…

因為我的名字太"大人"了,所以他倆正在為幫我起個孩子名而吵個不停…

『我說叫五五好,他二十五歲了、五五二十五,所以叫五五最好了』小六堅持著…

【太沒創意了、用這什麼名字嘛、這世界不需要用數學!】牙牙反駁說…

『那妳的白白就好到多少?又不是狗、還看膚色來命名啊?』小六亦不甘示弱…

兩人各執一詞、堅持己見,在我耳邊都吵到快爆了,這時兩人異口同聲地說…

『【你說、叫什麼名字好?』】

摸著被他們扭轉而發紅的耳朵、「叫紅耳好不好?」我這麼決定了…

【『嗯、這個名字好,我沒有意見…】』兩人同樣是異口同聲地同意…


【那麼、紅耳,歡迎來到《大人不能來》的世界…】牙牙飛到我面前作了個揖…

順勢她盤坐到我頭上、輕盈得我感覺不出她的重量…

『接下來該我表現了…』小六向前蛇行而去、跳到門上,彎了身子擠進問號中…

門登時開了、七彩的光芒映入眼簾,我看到了彩虹、彩虹做成的橋…


走進門中、虹橋像是電扶梯似地緩緩上昇,我則是驚奇地看著這世界的景象…

小六完成開門的任務後、就蜷在我的脖子上,說『這是個心想事成的世界喔…』

虹橋昇得很高,直到我們身旁圍著一大堆的雲彩…

【你說、這些雲是什麼做的?】牙牙在我眼前倒飛著問道…

「我想該是棉花糖吧?」邊說著我便伸手去摘朵小雲、放到嘴裡嚐著…

還真是棉花糖呢、而且比之以往吃過的都還要細,難以言揣的口感…


天上的星星是一群螢火蟲的傑作,每隻都有五六公尺長、努力地閃爍著…

月亮是一塊會不斷生長的白麵包,而一群飢餓的小矮人在上頭不斷地吃著…

前半個月小矮人在睡覺,月亮把自己長得圓滾滾的…

而小矮人醒來後又開始蠶食著月亮、把她吃得消瘦不堪,我們都看不見她了才肯罷休…

之後小矮人睡覺、月亮生長,週而復始地…


我在上頭待得有些氣悶,正想著要到下頭的世界去瞧瞧、話還沒出口…

『依您所願、注意囉…』小六的他心通已然察覺了我的想法…

在我還不清楚狀況之時、牙牙緊抓住我的髮,有些疼…

虹橋晃了幾下、從原本的︵變成了︶,雲霄飛車來囉…

就這樣一路用遠快過獵豹奔跑的速度急衝而下、臉都變了形…

「『【啊~~~~…」』】,我們三個不約而同地狂叫著、反正不會被人罵,^_^


虹橋伸直了、我們由空中緩緩飄落在一片草地上,像是一片羽毛那樣的輕柔…

上頭看著還有月亮、沒想來到下頭卻是天明?奇怪的地方,:p

身旁有一甕甕的金子,發出閃閃的光芒…

我興奮地叫著「嘿、彩虹的一端真是有寶藏的呢!」

【那是月上那些小矮人拉的大便啦、哪知道到了外面的世界就變成黃金了…】

牙牙見怪不怪地說…

『不過那東西在這兒本就沒什麼用、心想事成的世界要黃金做啥?』小六吐吐舌頭…


底下的世界同外面我們熟知的世界差不多,只是色彩鮮艷了些…

來來往往的不只有人類、貓狗魚鳥都有、行進方式也各有不同…

有些狗人立著走路、而人卻四肢爬著、貓像袋鼠樣地跳著走、魚兒頭下腳上地游著…

奇特極了…


「咦、我是由小六帶來的,其它孩子呢?也是嗎?」我不由得問道…

『其實來這兒的管道很多、由我帶領是其中之一的方式!有些想像力豐富些的孩子,只消

閉上眼就可以到我們的世界。還有些天才根本就是將兩個世界融在一起,另外有些孩子

是由吹夢巨人在睡夢中帶來的。我的四哥、一隻穿禮服的兔子,他也帶過一個叫愛麗絲

的小女生來喔,也許你聽過她…』小六答道…

「愛麗絲夢遊仙境?她來了這兒啊?怎麼這兒跟書裡寫的不大相同?」

【那是因為每個孩子的想像都不同嘛、境由心生,這兒是你的世界…】牙牙這麼說…

『嗯,每個孩子看這兒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不過儘管如此,孩子的世

界還是有共通的地方,不合現實常規、不合物理定律、啥東西都會說話,風車當怪物、

汽車當猛獸、…、不過最後總是大家都成了好人…』小六說著每個孩子的世界…

「嗯、我想也是如此…」


(嗨、我叫嘿嘿,你叫什麼名字?)一隻黑天絨金色眼的貓兒向我招呼…

「我、我叫紅、紅耳,今天第一次來…」我顯然不大習慣同貓說話、因此有點結巴…

(嗯、你知道嗎?我以前被叫做紅尾巴說、真是巧呢、我們都是紅!)

「真的啊?為什麼你會叫紅尾巴呢?」我問道…

(這個改天有機會告訴你吧、我要去約會了,要把握幸福喔,^_^)嘿嘿匆匆地走了…

『嘿嘿的故事問你家的狗會比較清楚…』小六說…

「嗯、有機會吧…」


我正仔細地打量著街上的景色、發現標語特多…

《大人不能來》《十八歲以上立入禁止》《No 18 above, please》…

「這已經是個沒有大人的世界、為什麼還要這麼多的標語?」我問道…

【高興啊、大人老是說小孩不准這不准那的,我們也要不准他們這不准他們那】

「可是這樣的話、我們不就同那些大人一樣小氣了嗎?」

『這不是小不小氣的問題,小孩子才不這麼想。你搶我的車車、我就搶你的球球,你偷吃

我布丁、我就偷喝你汽水,你不准我過去、我就不准你過來。我們小孩子只是像面鏡子

般地反射大人的行為罷了…』小六說了孩子的想法…

「嗯、我想我能夠理解,不要別的、只要"公平"是不?」我這麼說…


【到公園走走吧、那兒有很多漂亮的花喔…】牙牙提議…

「公園在哪個方向?」我問…

『別忘了,這是個心想事成的世界喔…』小六說…

「我知道,我們現在就在公園裡對不對?」我開始想著公園的景象…


街道不見了,前方出現一潭湖、幾隻老鼠在湖上騎著腳踏車玩…

右方有一座噴泉、立著幾隻尿尿小狗、噴著橙紫綠白等各種顏色的液體…

【那個是果汁喔、有橘子汁葡萄汁蘋果汁或者牛奶等等,渴了可以喝…】牙牙說…

『還用妳說嗎、這是"他想的"公園,他自然知道…』小六不以為然道…

【人家是提醒他一下嘛,很多人常常是想了就忘的迷糊蛋…】

「要不是牙牙提醒、我還真是忘了呢…」我忙著幫牙牙說幾句…

『哼、你看她漂亮就淨幫她說話…』小六頗不是滋味…

「沒的事、我們去喝果汁吧…」我趕緊叉開話題…


公園左方是一個健康步道,許多的花草在那兒走著…

形形色色的,蝴蝶被花兒拿來別在頭上當髮飾,蜜蜂在一旁主持非常花草的配對節目…

「他們為什麼要在那邊來回地走啊?」我想像中好像沒有這樣安排…

【在你們的世界裡,會動的是動物、不動的是植物或礦物,而我們的世界沒有植物也沒

有礦物,當然那些花草得要動才能算動物嘛!可是跑太遠又怕人家欣賞不到他們美麗

的身姿,所以就只能這麼來回地走了啊…】牙牙理所當然地解釋…

「我成天坐在電腦前頭、比他們都還不如囉…」我苦笑…


時間有些晚、幾個亮點飛了出來,隨手抓住一個、沒想是顆小石頭…

並不燙人、一閃一閃地在手裡發著光,放開手、復又飛去…

怎麼這兒的螢火蟲是星星、而星星是螢火蟲?

【我說吧、我們這兒連礦物也會動…】牙牙一臉得意地說道…

小六意外地安靜、低頭一看,原來他已睡著了…


「夜了、我該回去…」我說…

【可是你才剛來、還有好多地方沒逛過,電影院、玩具店、兒童樂園、…,而且還有好

多人你都還沒拜訪呢!像是聖誕老公公、狼人、雷公、牛郎織女、八仙、兔寶寶、米

老鼠、高飛狗、…、好多好多呢…】牙牙一下子就說了一長串的話…

「還有機會、不是嗎?別忘了、我的乳齒還沒掉、妳不能拒絕我喔!」

【可是…】

「我不能不長大、妳知道的、像其它孩子一樣,有人離開成為大人、才會有新的孩子誕

生、不是?」

【嗯…】


「那我走了、改天再來…」我將小六輕輕拿起放在地上、向牙牙揮了揮手…

【等等、你知道怎麼回去嗎?還有、將來要怎麼來到這兒?】牙牙問道…

「我知道、這是個"心想事成"的世界,不是?」


週圍燈光再度亮起,小六、牙牙、叢林公園的一切在我眼前消失…

網路依舊還沒好…

螢幕上是那個"about:blank"的純白畫面、被切斷的樂音響起、是小甜甜布萊妮的--

I will be there…


我想,某天、當我想起小六與牙牙,我會再度坐到電腦前、開啟瀏覽器…

不老蛇小六會再度出現、引領我到《大人不能來》的世界…

左耳是智慧、右耳是年紀,正轉是增加、逆轉是減少!我是紅耳、一個孩子…

I will be there…
發表回應 ( 共計327閱讀人次 )   |  permalink   |  $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 ( 3 / 170 )

<<第一頁 <前一頁 | 496 | 497 | 498 | 499 | 500 | 501 | 502 | 503 | 504 | 505 | 下一頁>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