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童話【淺淺與深深】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15, 03:54 PM - 半熟童話   (同類別文章列表)
Posted by Administrator

淺淺與深深是居住在我這兒的兩隻壁虎…

雖然我不曉得如何分辨牠們的性別、不過據觀察結果套用人類俗成的眼光來看…

淺淺該是個男孩、而深深該是個女孩…


並不總是會為我寢室的嬌客們起名字、畢竟牠們來來往往…

而我從來也不知道今天裡,來了誰、走了誰、死了誰、生了誰…

我們不曾打過招呼,只是自然而然地、有種不相侵擾的默契在彼此心中生成…


事實上、漠然的程度甚至讓我一度以為淺淺與深深是同一隻壁虎…

因著在這兒、注視不是尊重的表現,是以我總斜眼睨著牠們…

看不真切自然也就分不清楚、人就是這麼不中用、只曉得用眼睛看…


淺淺實則上是個活潑的小傢伙、也不怕生、還挺有好奇心…

多半時間我看到的是淺淺,牠毫不在意我存在與否、總是大剌剌地在牆上走遊…

高興時就發出幾聲悶笑、要不就跟我玩躲迷藏的遊戲、牠真的很會躲…

就在剛才牠又笑了幾聲、而我仍是不知道牠在哪兒…


跟淺淺比起來,深深的身材小了一號、顏色也較為深、生性較害羞…

事實上、在時間未進午夜、而我床上日光燈依舊照耀之時,深深總安藏著…

牠就住在靠我床的日光燈燈座裡、喜歡等我熄了燈後、再出外覓食…

由著如此、見到深深之時,多半是無意中、眼睛半睜微閉的不清醒狀態…


淺淺的活潑與大膽不是沒有原因的、牠的腳程極快,快得一閃即逝…

因此牠的活動範圍比深深來得大許多…

牠覓食喜歡在遠處觀望、之後咻地一下衝上前、一張口枉死城就多了條魂…


深深就不同、牠總是慢條斯理地守在原處,頗有姜太公釣魚的味道…

不過或者是這麼不積極的態度、牠只會等待、是以有點營養不良、瘦黑瘦黑的…

沒像淺淺這般白白胖胖的…


那天夜裡、我早早關了燈,攤在地上看著我的電視…

深深慢慢地探出頭來、小心翼翼地…

淺淺不知從哪兒來的、只記得一轉頭、牠就欺到離深深約一米半的壁上…


牠們彼此對望了一會兒、淺淺揚了揚尾巴、輕聲叫著…

深深慢慢地靠近過去、淺淺也移移身子,我則是躺在地上不敢稍有移動…

走走停停地、始終是淺淺走得快、深深移得慢,淺淺的尾巴仍是不時地揚著…

只剩十五公分的距離、淺淺停下、又輕聲叫了…


我忍著路過螞蟻的嚙咬、等著看好戲、也許將有場限制級的演出呢…

(那個路過螞蟻是隔壁區浴室來的、為了吃我隔壁寢放外頭的垃圾遠征而來…

咬我的是迷路跑進我寢室的小傢伙,:p)

可是深深不知道怎麼了、轉身就走,留下淺淺楞在原地…

揚起的尾巴停住了、勾起來像個問號,一點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


之後的情形是淺淺一追、深深就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難不成是淺淺有口臭嗎?深深究竟不滿意淺淺哪兒呢?

淺淺垂下頭、傷心地離開…


過了些時候、淺淺不再注視深深了,牠專心地覓食…

而退回窩裡的深深這時卻又出來走向淺淺、之後再相遇而又分開…

錯過、回頭、相遇、分開,在我依舊清醒的兩個小時裡、這戲碼演了兩次半…

最後的相遇是不又分開了呢?我不清楚、因為睡著了…


夢裡、淺淺給我一抹淺淺的苦笑、說:「

是這樣的、她為著莫名的理由靠近你、為著莫名的理由離開你…

由來就是如此、習慣了也沒什麼…」

深深卻也說話了:『

是這樣的、我為著深深的感覺靠近他、為著日益淺淺的感覺離開他…

如果有天、我能感覺他日益深深的愛,他就不用習慣我的離開…』


【淺淺、聽見了嗎?深深希望的是深深、而你總是淺淺,淺淺地笑、淺淺地哭、

淺淺地生氣、淺淺淺淺地…】


「或許我該學著深深吧?」夢裡的淺淺仍是用淺淺的苦笑說著…
發表回應 ( 共計201閱讀人次 )   |  permalink   |  $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 ( 2.9 / 194 )

<<第一頁 <前一頁 | 494 | 495 | 496 | 497 | 498 | 499 | 500 | 501 | 502 | 503 | 下一頁>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