拌嘴日誌【他心通】 
Thursday, November 19, 2015, 07:45 AM - 拌嘴日誌   (同類別文章列表)
Posted by Administrator


『那、再見!』女孩不知又哪兒不高興、無由地說了這麼一句,
「喔、再見…」男孩聽了女孩的話、轉身便要離開,
『等一下、你要幹什麼?』女孩突然又開口問道,
「妳不是說了再見嗎?所以我要回去啊…」男孩理所當然地答道,
『再見、再見,跟我在一起就急著要走,要走你就走好了!』女孩氣沖沖地,
「不然、妳是要我走還是要我不要走啊?」男孩索性直接問了問題,
『討厭、你不會聽我的話、看我的表情、猜我的心思嗎?』女孩嘟起嘴,
「…」男孩不語…



對於男孩來說、女孩的語言是一種複雜的系統,
同樣一個詞彙、可能有各種不同甚至相反的意思,
這個詞彙的意思隨女孩的表情、講話的語調、…、所處的環境而有變化,
也許跟生理期也脫不了干係?因此要解讀這種系統、必須考慮諸多因素,
然而在諸多因素都被考慮後解讀出來的結果、卻也不一定總是正確,
因為女孩會不定時地加入一個隨機變數、造成結果的位移,
至於加入隨機變數的時機、機制、或隨機變數的模組,則一直沒有研究出來…


舉例來說,女孩很少用是或不是、抑是好或不好來回答問題,
她喜歡用『嗯』、這個字即具有雙重的意義、甚至三重、又或九重,
總之是很多重…


「晚上去吃牛排好不好?」男孩問道,
『嗯』女孩這麼回答,(抱歉、受限於文字、我只能大略地描述女孩的口氣)
這是個短促且語音上揚的『嗯』,因此是默許、不反對、隨便都好的意思…

「待會兒去哪兒?來看海啊、好不?」男孩問道,
『嗯~』女孩一樣是這個回答,但這次稍微拖長了音、喉間有聲、且有嘟嘴,
所以這是個『討厭、又要去看海!』的『嗯』,表面上女孩並不反對,
實際上她一點兒也不想去…

「怎麼、心裡有事,在想什麼?」男孩問道,
(作者愈來愈混了、近來寫的東西、怎麼每段都差不多?)
『嗯~~~』女孩嘴巴嘟得半高、拖長音、語調先昇後降、然後低頭,
這代表『你應該知道的、不然也應該猜到的、討厭、還不知道嗎?』,
通常這個聲音的出現、是男孩忘記了某事,例如今天是相識滿一月的日子,
又或是在抗議男孩一整天都沒有想起跟她說喜歡她或想她之類的情話,
當然也有可能只是生理期來了、單純的經痛而已…


『嗯!』重音且短促、並加以別過頭的肢體動作,
『嗯~~~~~~~』氣有多長就拖多長、音調有高有低、忽快忽慢,
『嗯~~~、嗯~~~~、嗯~~~~~~』斷斷續續、聲音忽大忽小、最後長音上揚作結,
(我知道讀者們看得很辛苦、畢竟要透過文字想像這種語調神情、真是有點難)
第一項的代表意義大抵就是『不想理你、別靠過來、大笨呆』,
次者則很難解釋、要由音調的高音數及低音數來做判斷、高音多則心情好,
至於最後一個?抱歉、作者不小心把大便時的呻吟聲也寫上去了,:p

當然、『嗯嗯』一族尚不止上述幾種而已、只是族繁不及備載,
加上各個女孩特性可能多少有些不同、使用『嗯嗯』的機制也不一樣,
因此在此多加探討也無所助益、只能留待各位自行研究,
不過我們似乎在此有太多著墨、這是男孩與女孩的故事,
可不是女性心理研究,我們還是將故事帶回好了…



女孩一直覺得奇怪、明明她把意思表達得那麼清楚,
除了聲音、還有表情,每根肌肉甚至每根睫毛或頭髮都在喊著,
怎麼男孩還總是能弄擰她的意思?是天生少根筋嗎?
女孩開始懷疑自己喜歡上一個瑕疵品、一個聽不懂話的白痴…


「妳知道的、我不會他心通這種神奇的本領啊」沉默許久的男孩開口說道,
『你不會、難道你就不懂得去學嗎?我只是要你知道我想些什麼而已啊』
女孩覺得有些委屈、她認為自己是瞎了眼才喜歡上這個男孩的,
『在你不懂我想些什麼的時候、我想我們先不要見面吧、不然只會吵架』
女孩一時負氣、脫口而出對男孩如此說道,全然沒想男孩可能會當真,
「喔、那就這樣吧」男孩雖然覺得冤枉、但女孩的話他向來是尊重的…



然後男孩不見了、女孩好久都沒看到男孩,
四處尋找也不見男孩的蹤影、詢問男孩的親朋好友也一無所獲,
沒有人知道男孩哪兒去了?就像一陣風一樣、吹皺春水後、就消失了…

女孩開始後悔自己當初的氣話,
也許男孩就是聽了這話、才決定永遠不再出現她面前的吧?
或許自己不能再看到男孩了、她想著,只是…


「今天一起吃晚飯吧」過了不知多少時日後,男孩的聲音、自電話那端傳來,
『嗯』女孩心裡狂喜、卻仍強掩,用淡淡地一句來回應,
「很久不見我了、很高興啊?記得穿漂亮些、晚上見」男孩掛了電話,
『(咦、他聽得懂我的話了?)』女孩納悶著、開始挑選今晚約會的衣服…

『嗯?(這陣子跑哪兒去了、人家好擔心喔)』用餐時、女孩『嗯』了一聲,
「也沒啊、我跑去練功了啊,現在我已經練會他心通了喔」男孩說,
『嗯。(他心通?我才不信哩、算了、回來就好)』女孩一貫地『嗯』,
「怎麼、妳不信啊?可以試試我啊」男孩很有自信地說著,
『嗯…(呆頭鵝、沒見我今天穿得這麼漂亮啊?不會讚一聲嗎?)』
「妳今天這件衣服好漂亮喔」男孩說道,
『嗯!(咦?難不成真會他心通?衣服漂亮、人就不漂亮喔?)』
「驚訝了啊?當然、妳人是比衣服還漂亮啊、妳的漂亮跟衣服無關啦」
『嗯,(竟然變得這麼嘴甜、真是的)』女孩臉上浮了一點笑意,
「呵呵、我想妳不穿衣服的話、應該也會很漂亮的啦」男孩說道,
『嗯~(討厭、油嘴滑舌的、還學會貧嘴了,也好、增點情趣)』
「放心、我現在一定是個理想情人」男孩用手拍著胸脯、像在保証…


男孩果然變了、他可以正確地理解女孩的話語,
甚至女孩不說話、男孩也能看出她的心思、相當地貼心,
女孩原以為此後能談個百分百的完美戀愛、然而…

男孩不再徵詢女孩的意思、不管是要吃啥、要做啥、要去哪兒,
男孩從來不問女孩、而他做的每個決定也的確是女孩心裡所想的,
他點的菜是女孩想吃的、他做的事是女孩想做的、他去的地方是女孩想去的,
連送的禮物、都是女孩心裡想要的,所有的一切、真是合意極了,
但女孩卻發現、戀愛的感覺逐漸消失、像是一個人在談戀愛,
不再有驚喜、因為她知道男孩一定會做跟她一樣的決定,
心情也不再起起伏伏、不會有失望傷心彆扭拌嘴,只有愉悅,
就像攀登高峰一樣、初登上去時的臉紅、心跳加速、缺氧的呼吸急促,
如今全都因為適應而消失,高地人的生活跟平地人一樣地無趣,
也許應該來來往往於平地高地、才會有那樣的生理或心情波動吧?


這樣的戀愛由初時的貼心、轉變為一成不變的平淡,
在平淡之後、便是一場噩夢、一場愉悅的噩夢,令人費解、不是?
人們總會害怕太過幸福、也許就是這個原因,
這麼樣的幸福、真的可以嗎?會不會哪天就消失了呢?
從幸福、到害怕幸福消失、然後日以繼夜地擔心,
接著開始以為、這種幸福倒不如消失的好…






睜開眼、女孩並不確定那個懂得他心通的男孩,
是夢裡的事、又或這是那場愉悅噩夢裡的另一個場景?


「怎麼啦、在想什麼?」男孩問道,
『嗯…』女孩不知覺地『嗯』了一聲、她想著男孩該知道的,
「嗯什麼啊?光是嗯、我怎麼知道妳想什麼呢?」男孩又問道,
『嗯、咦、你剛才說什麼?』女孩驚覺男孩似乎不再懂得他心通,
「我說、妳光是嗯、我那曉得妳想什麼?」男孩又大聲說了一次,
『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女孩激動地問道,
「會知道才有鬼、妳在想什麼啦?」男孩被問得莫名其妙的,
『不知道、不知道就好、嘻嘻』女孩笑著,
「往常不是我說不知道、妳就會生氣嗎?這回怎麼不生氣?」
『知道嗎?』女孩突然問道,
「剛才不是說過我不知道了?妳說不說嘛?」男孩真是丈二金剛地,
『你知道嗎?我啊、最喜歡這樣少根筋的你了』女孩笑著對男孩說,
「???」儘管不明究理、但男孩看著女孩燦然的笑、也就懶得思考了…


如果男孩真的學會了他心通、在知道女孩的疑惑後,
也許他是在裝傻也不一定?那麼、這場噩夢、仍是未止哩…



不過事實上、女孩的笑足可以化解男孩所有的本領,
說他呆嘛?倒也不是、他只是醉…
發表回應 ( 共計221閱讀人次 )   |  permalink   |  $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 ( 3 / 277 )

<<第一頁 <前一頁 | 469 | 470 | 471 | 472 | 473 | 474 | 475 | 476 | 477 | 478 | 下一頁>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