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童話【蛾】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15, 03:47 PM - 半熟童話   (同類別文章列表)
Posted by Administrator

牠待在那兒好多天了吧?不動、不吃、不喝地…


約莫一個禮拜前,我們的盥洗室來了個訪客…

事實上,訪客總是來來去去,不曾間斷,可是這回,牠有一些些不同…

也並不總是會注意到身邊的小小變化,但牠卻叫人不得不對牠多看一眼…

理由其實也挺簡單,牠停在我們便斗的牆上…


每回小解時,眼睛總不知該望向何處,牠就在那兒,這倒好…

老喜歡在「等待」的同時朝牠吹一口氣,確定牠的死活…

受到突來的強風侵襲,牠挪了挪腳,踏穩了步,依舊死守在原地…


在牠第一次來以後,每天總要見牠個好幾回…

漸漸地,觀察牠成了一項日常的功課,或者說是習慣…

說真的,初見牠時,我還真搞不清牠是什麼…

記得第一次見面時,牠把一雙翅膀用力地撐著,達到一百八十度…

普通的蛾頂多是一百五十度吧?我不明白牠為什麼要這樣地把翅膀撐得老高…


在山上,這樣一隻白色的蛾,夠普通了,怎樣也引不起人的注意…

可是一天天過去了,牠依然在同樣的位置,維持著同樣的姿勢…

不同的是,那高撐的翅膀漸漸地無力了…


看著、看著,開始有一點的不忍心!幾次裡,我總是想問…

「你在等些什麼?」

但我話始終沒有出口,我還沒有瘋狂到以為牠會回答我的問題…


每天裡,除了偶爾我惡作劇造成的強風,牠還感受到什麼?

在牠前面是米黃色的磁磚,一大片地,只是米黃色的磁磚…

聲音呢?風聲、水聲、人聲…牠還聽見了什麼?


成天裡,來來往往的蛾很多,可沒一隻同牠一樣的,也沒一隻同牠打過招呼…

做為一個旁觀者,我不禁地想像著牠的世界…

該像是在一片沙漠,一望無際,有的,只是呼呼的風吧?

偶然出現的人影不過是虛幻的海市蜃樓罷了…

如果情形就這麼樣持續下去,我想也不會有這篇文章出現…


可是昨兒個,在經過了長達五、六天的堅持之後,牠鬆開了牠緊緊抓著的壁…

滑開了牠立定不移的崗位,高撐的翅膀無力地收著,像是戰敗了般…

牠停在便斗上,明顯地牠似乎喪盡了牠所有的氣力…


腦海裡盤旋不去的,還是一樣的問題想問牠…

「你究竟在等些什麼?什麼值得你這般的等待?」

這回我問出了口,但即便牠懂得我的問題,看來牠也無力回應了…

牠的觸鬚動了動,我想,是牠的嘴在囁嚅著同我說吧…


我豎起了耳朵努力地聽著,但除了山風的狂嘯外,我什麼也沒聽見…

今天,一早起床又去拜訪我這個老友…

牠走了,消失得無影無蹤,難道牠終於遭遇了不測…


遍尋不著牠的屍體,我有些欣慰,也有許失望…

欣慰的是,或者牠終等到了牠所等待的,因而離開…

失望的是,也許牠就在不知名的地方,寂寞地離去…

我由衷地希望牠是前者的結局…


不知為何,我又想起了幾次想問牠的話…

「你究竟在等什麼?什麼值得你這般等待?」

只是這回,狂嘯的風似乎帶來了牠的回答…


『你呢?你又在等待些什麼?』
發表回應 ( 共計184閱讀人次 )   |  permalink   |  $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 ( 2.9 / 237 )

<<第一頁 <前一頁 | 516 | 517 | 518 | 519 | 520 | 521 | 522 | 523 | 524 | 525 | 下一頁>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