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童話【上山的寄居蟹(改長篇)】 
Tuesday, October 20, 2020, 04:21 PM - 半熟童話   (同類別文章列表)
Posted by Administrator
這是舊文重寫的、題目也改了…

(以前是「山上」的寄居蟹,但發現改成動詞會比較有feel,:p)
==
起章 瓶蓋就是我的家
阿助終於決定在今天要搬新家了,他有點兒捨不得這個舊家。阿助的舊家是很優美
的螺旋形狀,而且還有五顏六色七彩八繽九紛。當初他可是花了好一番功夫,經過
一番激烈的比賽,才從眾多的敵手當中搶來這個家的。舊家還得過他們水族新聞舉
辦的夢幻之家票選活動第一名哩,總之說有多漂亮就有多漂亮!除去漂亮這個優點
不說的話,舊家不只漂亮,還異常地堅固!有好幾次阿助在外遊蕩得久了,不小心
遇著了想吃掉他的鳥兒、狗兒、貓兒,他趕忙躲進自己的家裡,那些壞傢伙全都拿
他沒辦法,又咬又拍又甩的,他的家總是一點損傷也沒有。阿助就在房子裡,悠閒
地等待敵人放棄。像這種又漂亮又堅固的家,可不是隨便都找得到的。如果可以的
話,阿助還真想永遠霸著這個家不離開。

可是阿助的身子漸漸地大了,舊家再也沒辦法為他遮風擋雨,抵禦外侮。所以儘管
心裡非常地捨不得,阿助還是決定在今天搬家。早在前一陣子,阿助就在留意哪些
地方可以找到新房子。他原以為雖然要找到舊家那樣又漂亮又堅固的房子會很困難
,但要找一個堪用的堅固房子應該不是難事。可是阿助發現自己錯了,他覺得很奇
怪,從前整個沙灘都是等著他們進住的好房子,現在卻一間也找不到!這真的很奇
怪,難不成這些房子們都長翅膀飛了不成?房子哪裡會飛啊,阿助笑了笑,為自己
這個傻念頭笑著。

阿助才剛丟下他的舊家,走沒幾步路就發現他的舊家飛起來了。他想說是妖怪作祟
,嚇得趕快跑到岩石縫裡去躲起來。這時他聽見有人類說話的聲音:

「你看、你看,我撿到一個好漂亮的貝殼喔!」一個女子的聲音,很炫耀地說著。
「真的嗎?讓我看看?哇、真的好漂亮喔,那我也要撿一個不輸妳的貝殼。」男子
這麼說。
「好啊,那我們來比賽,看誰撿的貝殼多?」女子提議。
「比就比!妳一定會輸我的…」男子很有自信地回答。

兩人笑笑鬧鬧地遠去了。

阿助不能明白,這些人類帶走他們的房子要做什麼?他們這麼大的身體,恐怕連一
隻手掌或一根手指都沒法擠進去。而且人類自己就會蓋房子,為什麼要搶走他們的
房子呢?阿助不能明白,人類為什麼要住在一間比自己的身體還大得那麼多的房子
?他們怎麼那麼貪心呢?小小的一間就好了呀。還有為什麼人類要在自己的房子裡
放著別人的房子呢?雖然阿助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小房子很漂亮,但是他還是不能明
白,漂亮的房子放在沙灘上,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撿回去擺
在自己的房子裡,不讓其他人也看見呢?阿助不明白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但是眼前
最重要的,是得要找間新房子。

阿助花了很多時間都找不到想要的房子,因為人類幾乎把沙灘上的貝殼都撿走了。
「想住的話,找一間漂亮且大小合適的房子就是了,我也不會有什麼意見啊。為什
麼那些人類要拿走那麼多間房子呢?我們也才一個一間房子啊,幾時看過一隻寄居
蟹住兩個貝殼的?」阿助在心裡咕嚷著。

人類到過的沙灘上,幾乎找不到任何一間堅固的貝殼房子,倒是留下的垃圾不少。
阿助沒有其它辦法,只得翻翻那些垃圾,期望能有些新發現。終於讓阿助找到了一
個漂白水瓶蓋,阿助試著將身體縮進去,大小還算合適。用手上的大螯夾了夾就出
現了一點傷痕,沒有舊房子來得堅固;也沒有什麼漂亮顏色,只是白慘慘的白色。
在沙灘上很快就會成為狙擊目標,只是這當口也沒得嫌棄。阿助背著新家爬進了岩
縫。

「從今以後,瓶蓋就是我的家…」阿助想著,有點傷心地睡著了。


承章 原來大家都一樣
今天晚上是水族聚會的日子,阿助不太想去參加。因為當初的他,可是夢幻之家票
選第一名呢!現在卻住在這個白慘慘沒什麼花樣又軟趴趴不怎麼堅固的瓶蓋裡,要
是背著這樣的房子出門,不是要笑掉人家大牙嗎?打從換上這個新家後,阿助就不
愛跟朋友交際了,找東西吃都挑沒有其他同伴會到的地方、或是同伴不會出沒的時
間。阿助一整天都在想著晚上的水族聚會,他心情糟透了,一點兒也提不起勁來。

「阿助,阿助!今晚的水族聚會你會到吧?」小夫問著阿助。

小夫並不像阿助一樣是寄居蟹,他是一條魚。在阿助起初使用漂白水瓶蓋當他的新
家的時候,瓶蓋裡其實還殘存著一些漂白水。剛開始還沒什麼影響,可是漸漸地就
讓阿助中了毒。那天阿助在海岸邊覓食,一陣天旋地轉就讓他跌進了水裡。雖然他
天生也是懂得潛水的,但畢竟還是不能太久,加上中毒讓他手腳不停使喚,阿助就
這麼沉進了海裡。小夫就是在這時候發現阿助的,他用嘴把阿助給推到岸上,還不
斷用水澆淋往阿助身上的瓶蓋裡澆以洗去漂白水的毒性。阿助過了好一陣子才醒來
,不過總算沒什麼大礙。於是阿助和小夫成了好朋友,小夫也是阿助換新家後的唯
一的朋友。

「不了,我、我、我有事!」阿助支支吾吾地答,他不想說是怕新家會讓他覺得丟
臉。
「可是,章魚長老說有事要宣佈,特別通知所有水族都要參加呢。」小夫說。
「是嗎?可是我…」阿助想不出拒絕的理由,話只說了一半。
「你有什麼事?我可以幫你跟長老說呀。」小夫一點也不懷疑。
「沒,沒啦,我會去的。」阿助心想,醜媳婦也得見公婆,總不能這樣躲著一輩子
吧?趁著聚會讓大家都看到也好。

在滿月的時候、月亮昇到天空中最高的位置,就是水族聚會的時間。這時的月亮特
別亮、潮水也漲得特別高,最適合拿來開會了。阿助忐忐忑忑地來到了聚會的場所
,卻發現他們寄居蟹一族的位置不再像以前那麼多花樣及顏色。往常大家總是在聚
會時互相比較誰誰誰又換了新房子、房子的顏色形狀多好看之類。但是這次、也不
知是誰規定的,就好像人類的某些地方要穿制服一樣。大家身上背的房子全是圓柱
狀,也就是說、幾乎所有寄居蟹都背著瓶蓋的房子!

怪不得這些日子總是遇不著同伴,原來大家存的都是一樣心思吶。阿助稍微寬了心
,才正要和同伴聊起來,章魚長老卻用他的八隻腳拿著八隻議事槌敲敲桌子要大家
安靜下來。

「咳咳咳、安靜安靜,大家請安靜!」長老清清喉嚨接著說。
「相信各位也許知道了,今天開會的目的!不知道的人,請抬頭看看天空,你們看
見月亮了嗎?各位可知道,我們的會議、為什麼總是要選擇在滿月的日子開?因為
在以往,我們只要一抬頭,就可以看見湛藍的天空與銀白的月亮,在海水裡沐著月
光,感覺就像回到幼兒時代母親懷抱裡一般沉靜。這樣的湛藍海水、這樣的銀白月
光,值得我們為此跳舞、歌頌!可是現在呢?有誰看見月亮了?海上面漂著厚厚一
層黑色的油污,就好像是永不止息的黑夜一樣包圍著我們!要不是有安康魚來一起
開會的話,我們恐怕就得摸黑開會了!」長老說得很激動。 ^^^^打不出來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底下眾水族們也討論得很熱烈。
「我們被奪走的、不只是湛藍的海水、也不只是銀白的月光、還有家!各位看看寄
居蟹一族,他們以往是多麼美麗又驕傲的一族啊!現在呢?他們的家全被人類帶走
、只留下這些醜陋軟弱甚至還有毒的瓶蓋給他們!海底也不再是我們水族長眠的地
方了、而是玻璃瓶與易開罐最終的依歸!不止息的黑夜彷彿在召喚我們走向不醒的
長眠,我們真的不能再坐以待斃!」長老愈說愈慷慨激昂,八隻手腳亂舞著。
「可是,我們能怎麼辦呢?我們是水族,原本就離不開水!魚在海裡,寄居蟹在岸
邊,這是宿命的安排,無法抵抗的呀!」小夫悲哀地發表了他的言論。
「不會的,這從來就不是宿命,我們只是害怕陌生、只是害怕寂寞、只是害怕背井
離鄉,因為我們世代習於在岸邊覓食、而你們慣了在海裡悠游,冒險的未知性叫我
們怯步、所以我們不斷忍耐、直到受盡生活的折磨而死去!然後我們的下一代承襲
我們的生活、不斷循環。」阿助不知怎地,非常激動。


轉章 傳說有一個地方
「可是,我們能怎麼辦呢?離開這個地方嗎?能到哪兒去呢?這個世界到處都充滿
了人類…」其它水族們嘰嘰喳喳地嘆息著。
「傳說有一個地方,那是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曾經去過的地方。知道嗎?
人類常說大地是他們的母親,但他們錯了,他們的母親其實是大海。正確來說、應
該是所有動物的母親都是大海!」長老說著。
「真的嗎?可是怎麼會,人類不是一直都在陸地上生活嗎?怎麼他們的母親跟我們
一樣是大海?」一隻小丑魚發問說。
「是真的,人類這種胎生動物,在出生之前都是在媽媽的子宮裡生活。那時媽媽的
子宮裡,就充滿了一種羊水。人類就像我們在大海裡悠游一樣,在媽媽子宮的羊水
裡載浮載沉。」長老說。
「他們不會淹死嗎?我知道很多人類是不懂得游泳的呢!」龍蝦這時說了話。
「不會,為什麼我也不知道。人類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他們愈長大愈會忘記一些
事情。像是游泳這種事、他們多半一出生就忘記了。還有其它像是好奇之心啦、惻
隱之心啦、赤子之心啦,這些他們天生就有的好東西、長大之後都會慢慢消失,然
後放進一些壞東西。如果他們不會這樣的話,也許還能跟我們水族做好朋友,可惜
不是、唉。」長老嘆息著。
「那其他動物呢?小時候也都在羊水裡生活嗎?」發問的還是剛剛的小丑魚。
「不,只有胎生動物才有。卵生動物像是鳥類或蛇龜等等,小時候都在蛋裡面,雖
然沒有羊水,但蛋裡面不是蛋黃就是蛋白,也都是一種液體。所以、不管是什麼動
物,最初都是生活在像是大海的液體裡頭的。因此我才說,所有動物的母親都是大
海。而且,據說當初人類的祖先的更祖先也只是覺得海裡悶才上了岸的,慢慢的就
變出了各種在陸地上的動物。」
「那些陸上動物不會懷念大海裡的生活嗎?我們這裡是這麼舒適,溫度又不常會變
化!」一隻海龜說。
「當然也有些會懷念啊,像是鯨魚、海豚就是上了陸地之後又覺得不好才又回到大
海裡來的。不過嚴格上來說他們還不算我們水族的成員,所以這次我沒有邀請他們
。」
「那、長老您所說的傳說之地,是哪兒呢?那邊是怎麼樣的?」總是橫行霸道的螃
蟹這時開了口。
「傳說在一座很高很高很高的山上,那座山非常非常地高,所以從來沒有人類到得
了那裡。就連能夠飛得很高很高的老鷹也要很努力地飛翔才有辦法到達那裡。那是
最接近神祇的地方,眾神們總會在那裡休息。那兒有潭又大又美麗的湖,水色會隨
著四季不同而變化,不管是蟲魚鳥獸、陸生動物或水族,一律都可以在那個湖裡面
自由生活,就像是在媽媽的懷抱裡那般地舒服。因為眾神創造生命的源頭就是在那
潭湖裡,所以那湖裡包含了各式各樣的生命。」長老一臉神往似地神情。
「可是,在那麼高的地方,連鳥兒都很難到達,我們要怎麼去呢?而且連地點在哪
兒都沒法子知道呢!」鯊魚提出了疑問。
「所以,我打算找一個自願的勇士先前去探路,如果能夠找到神祇,就向祂們說明
我們水族被人類逼得無法生存,請神祇來幫助我們將整個水族遷移到那座大湖裡。
神明這麼仁慈,在知道人類的作為後,應該會答應我們的請求。在此,我想請問各
位,你們有人自願擔任這項艱鉅的任務嗎?」長老對著大家問道。
「你去啦!」「哎喲、你去啦!」「我覺得你比較適合!」「可是我沒把握在陸上
生活呀!」眾水族、你一言我一語、各人都有推薦人選、各人都有理由,討論的意
見很多、但就是沒有自願者。
「這個計畫將是復興我們水族、延續我們生命的重大關鍵,成功了將成為水族的大
英雄,真的沒人願意嗎?」長老再一次問道。
「我願意去!但我不是為了成為英雄而去,我是為了踏出一小步而去的!」阿助自
告奮勇地說。
「我想,別離的時刻也許到了。」小夫哽咽著。
「不要哭泣!雖然你的淚我看不見,但我能感覺海水變得更為鹹苦。某天,當水族
的大家不再哭泣,海水便不再鹹苦。也許那時,我們可以再相見」阿助說…
「或許吧、只是要到哪個年月、大家才能停止哭泣呢?」小夫悲哀地說。
「會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一天的。我相信,人類畢竟不愚笨。」阿助說。


合章 向傳說之地出發
阿助就這樣帶著傳說,往山上出發了。他並不知道自己該往哪個方向前進才能到達
傳說的地方。他只是一個勁兒地遠離他的家鄉並且朝高處爬去。

由於身上的白色漂白水瓶蓋實在太過醒目,而且一個會移動的瓶蓋也難免會引起人
類注意。因此阿助換上了在路上拾到的非洲大蝸牛的殼。雖然不比貝殼的房子來得
堅固、但大小差不多、且重量比貝殼來得輕很多,因此很適合需要趕路的阿助。

原本阿助以為,在這趟旅程中最為傷腦筋的會是他的糧食問題。結果卻不然,阿助
發現有人類的地方就有垃圾,而垃圾裡一定會有食物!阿助其實很不能理解,人類
為什麼要把食物裝在一定大小的盒裡,然後吃不完就隨手亂丟?我們寄居蟹只會撿
走我們吃得下的食物啊!為什麼人類總是拿了食物又不吃完呢?阿助雖然不明白,
但也因為人類這種四處丟垃圾的壞習慣,讓他一路沒有為糧食問題而煩惱,真不知
該說幸或不幸吶。

阿助夜以繼日地不斷趕路,一路上最驚險的事是閃躲那些橫衝直撞的汽車。即使阿
助已經向水族裡的所有生物東拼西湊地學得了人類相關的所有知識,阿助還是不懂
,怎麼明明是可以過馬路的綠燈燈號了,還是會有汽車衝過來險些撞到他?在水族
的世界裡,規則就是規則,大家都會遵守。但是在人類的世界裡,總是會有些不守
規則的人,阿助無法理解。他覺得規則就跟遊戲一樣,要是有人玩遊戲不守規則,
那還有什麼好玩的呢?這些不守規則的人,一定是小時候沒玩過遊戲才會這麼不懂
事,阿助心裡是這麼想的。

除了車子外、對阿助而言最危險的、是孩子。長老說過,人類的大人們早已失去了
好奇之心,因此即使被成年人類看到,阿助也不會有什麼危險。長老說人類一旦長
大後,就會對跟自己無關緊要的事漠不關心,即使看到一隻寄居蟹在車陣中奔竄,
也不會有人停下腳步,或是多看一眼,因此阿助很放心。

可是在孩子出沒的時間,就是放學後直到被媽媽叫回去吃晚餐前的這段黃昏時間,
阿助就不敢輕舉妄動了。起初阿助總是非常有耐心地潛伏著,等到路上嬉耍的孩子
全數歸了巢,阿助才會開始趕路。只要愈近山上一步、就是愈近傳說一步;愈近傳
說一步、就是愈近夢想一步。

出發後第三十天的黃昏,阿助已經來到了山腳與山腰間。夕陽尚未落盡,路上仍有
嬉耍的孩子。阿助心急於那傳說的湖、破例地在天色未暗之際就開始活動。他沒想
到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妳看,那蝸牛跑得好快喔!」小男孩驚奇地說。
「對啊,好奇怪喔,我們把牠抓起來看看。」小女孩出著主意。
「好啊,看我的吧,嘿咻~~」小男孩往前一個箭步,阿助已經被他俘虜在手裡了。

「是隻寄居蟹呢!山上怎麼會有寄居蟹?還用蝸牛的殼?」小男孩嘟嚷著。
「我想我們還是送牠回海裡好了,牠在山上肯定活不下去的!」小女孩心疼地說。
「嗯,好啊,我們現在就到海邊去。」小男孩一手抓著阿助,另一手牽著小女孩的
手往海邊跑去。

撲通…

「去吧!回到屬於你的地方。」小男孩將阿助丟入海裡,用雙手圈在嘴巴邊大聲地
喊著。
「要健康快樂地活下去喔。」小女孩也喊著。

「你看,這裡有一個好漂亮的貝殼喔!我能不能撿回家啊?」小女孩說。
「這樣不可以喔!漂亮的貝殼放在沙灘上讓大家欣賞不是很好嗎?剛剛的寄居蟹一
定是貝殼被撿光了才會用蝸牛殼的吧?我們把牠們的房子留給牠們,好不好?」小
男孩說。
「嗯!」小女孩點點頭,
「可是人家還是想撿點東西再回家,你要不要陪我撿?」小女孩央著說。
「妳想撿什麼?」小男孩問。
「你看嘛,漂亮的貝殼在金黃的沙灘上這麼漂亮,但是旁邊的空罐空瓶垃圾什麼的
,好礙眼喔。我們撿一撿再回家好不好?」小女孩問。
「好啊,讓我們給寄居蟹一個乾淨的家。我們來比賽,撿得比較少的人點心要給撿
得多的人吃。預備、開始~~」小男孩說完馬上就動作了。
「討厭,你這樣賴皮,我不會輸你的。」小女孩與小男孩笑鬧著。


終章 透進了一絲月光
夜深了,月亮依舊昇到天空的最頂端。

「大、大、大家好,我、我、我回來了。」阿助紅著臉說。
「阿助!你找到那潭傳說的湖了嗎?那兒是不是真的那麼好?可是如果很好,怎麼
你只有自己回來了,神祇呢?」水族們大家連珠炮似地一直發問個沒完。
「我、我、我遇到"好心"的小孩子、他們送我回來的。」阿助說。
「那現在怎麼辦?你要重新再一次去尋找傳說的地方嗎?」大家異口同聲地問。
「不、不了、看見那兩個小孩,我想、我們看到藍天的日子不遠了。」阿助望著海
面說。


這時,上頭那片無盡的夜,透進了一絲月光…
發表回應 ( 共計2閱讀人次 )   |  permalink   |  $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star_image ( 0 / 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下一頁> 最後>>